日本av女优吉泽明步

文化名人

和文光:為大眾而寫,為群眾而歌

來源:來源:麗江文化周刊時間:2017-06-05 00:13:55

和文光的歌曲不僅數量多,而且傳唱率高。在麗江,不論在城鎮、鄉村、機關、學校、商場、賓館、歌廳,隨處都可以聽到人們在傳唱和文光創作的歌曲,特別是節日慶典、會議迎賓,他創作的迎賓曲、祝酒歌等更是頻頻出現。他的一些優秀歌曲,在群眾中傳唱后,被外地來麗江采風者當作“民歌”采走;有的配樂后進了歌廳、舞廳。為了存真,和文光于 2008年 7月 3日開始在中國原創音樂基地,以“ 和文光原創音樂”為名,上傳作品。短短一年時間,點擊人數已超過百萬(見《和文光:唱響云南的音樂網絡人》)。許多人索要伴奏和簡譜翻唱,影響進一步擴大。

和文光的作品不僅傳唱率高,而且聲譽逐步提升。近十年來,和文光一家三代五口(奶奶肖汝蓮、和文光及妻和國芳、女兒達坡瑪吉、兒子達坡阿玻),以不同的人生閱歷和對生活的感悟,通過演唱和文光整理的民歌及創作的歌曲,頻繁地登上了中央電視臺“神州大舞臺”“激情廣場”“民歌中國”“鄉村大世界”“中國文藝”“風華國樂”、 2010中國文聯春晚,以及湖南、河南、山東、貴州、廣東、河北、深圳、上海、云南等省級衛視演出。 2006年他們家在北京中山音樂堂成功舉辦了家庭音樂會。 2004年,應邀到美國演出 40 多場。他們富有民族特色的演唱,贏得了專家的好評,觀眾的喜愛,同行的了解。其中 2001年 12月、 2009年 7月和文光一家“月亮姆組合”參加中央電視臺“神州大舞臺”歡樂家庭才藝比賽,兩次獲金獎; 2008年 4月 27日,來自云南麗江塔城的女歌手達坡瑪吉與和金花“納西姐妹組合”獲中央電視臺舉辦的第 13屆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原生態演唱銀獎,她們唱的歌曲都是和文光整理的古歌。 2008年中央電視臺“民歌中國”欄,連播 5場,較全面地展示了和文光全家的音樂風采。鮮花、掌聲、榮譽既讓他們獲得鼓勵,也讓他們更加清醒地走在發展民族音樂的大路上。

傳唱率的高低、流傳的久遠與暫短,是歌曲生命力強弱的重要標志。和文光創作的歌曲為什么生命力那么強,似與以下幾點因素有關。

民族魂。俗話說,有魂才有神。凡音樂與文化,或強或弱都帶有自己的民族精神和特色。就世界范圍言,中華文化的精神和特色,別的國家和民族所不備;從國內地域講,東南沿海與西北高原、東北平原與西南山區文化差異很大;生活在其間的 56個民族,每個民族的音樂文化精神特點,其他民族亦不能替代。而每個民族文化的特色又滲透在百姓身上,融合進承傳久遠的語言、民族心理、風俗習慣等方面,它往往通過一個個活生生的富于個性特征的人,通過一件件各呈異姿的藝術作品表現出來。歌曲是廣泛地與人民群眾生活有血肉聯系的藝術形式之一。歌曲的民族特點,是通過它的歌詞、旋律、演唱方式、演唱者對每個樂句的行腔吐字、舉手投足表現出來的。以什么樣的旋律來表達感情,以何種方式演唱,往往是歌曲的特色所在。樂曲蘊特色,演唱現差別。獨具民族特色和個人特點的作品,才能在文藝的百花園中有自己的位置。和文光對此有自覺的追求。他認識到群眾“喜歡的是有地方風格、民族特色、個性鮮明的作品”。寫歌要注意“四性”:地域性、民族性、藝術性、可唱性。(《和文光:唱響云南的網絡音樂人》)他還銳敏地感覺到近 60年來的麗江納西族音樂,曾多次出現“斷層”:上世紀 50年代初期,“解放歌”占主導地位; 60至 70年代的“文革”時期,樣板戲、語錄歌取代了一切音樂;而本土的民族音樂,少有人過問。一種承傳民族文化的責任感涌上心頭。于是,他嘗試創作一些納西族音樂韻味較濃的歌曲。如,近十來年,到麗江的中外賓客多了,需要體現納西族禮儀文明的歌,他寫了《納西迎客歌》(又稱《納西迎賓曲》),以納西語、漢語演唱,有時還用英語演唱。他抓住納西語中“納西雅閣此又有”“休高莫”“菊勞飄,洛勞飄”“務喝底劃本,努美碧又伙”等關鍵句子口語發音的音韻美,將它轉化為樂句,提煉成音樂作品,把客人來到納西家,山也歡水也笑、大家多歡喜、祝愿大家心情都舒暢的誠摯感情,以優美歡快的旋律表現出來。而整首樂曲,開端熱情洋溢,中間彬彬有禮,結束深情流注,似希望、似囑咐,不是親人卻勝似親人,讓人感到親切溫暖。又如,他的《我夢中的香格里拉》(阿玻演唱版)寫得詞曲俱美。“腰帶是江河,頭枕雪山崖”(神奇峻美)、“耕地用花鹿,紅虎當駿馬”(人與自然和諧)。“飲水用乳汁,云霧當羅帕”(舒適神秘),構成“夢中的香格里拉”。和文光詞中充滿想象力的描寫,有納西族的傳說、長詩的影子。其樂曲以悠遠的笛聲始,猶如在蒼茫大地尋找精神的樂園,中間以一片深情描述,悠遠的聲音飛上藍天,似抑止不住內心的喜悅;結末音調舒長,似依依不舍,戀戀不忘。在二段、三段之間還插有納西古樂味很強的合聲“那就是我夢中的香格里拉”,雖是輕音,似淡淡一筆,卻為增強民族特色添上了濃重的色彩。在有關香格里拉的眾多歌曲中,《夢中的香格里拉》是較有特色的一首。再如,和文光曾為多個民族和地區寫過祝酒歌,各有風采。像《摩梭敬酒歌》(又名《醉在女兒國》)、《納西祝酒歌》,內容相近,風格不同。前者以摩梭語、漢語演唱,以摩梭人的民歌元素為主旋律,很受瀘沽湖地區摩梭人的喜愛;而后者,以納西語和漢語演唱,納西族民歌的風味較濃,在麗江廣泛傳唱。兩首酒歌各展其美,各傳其情,各秀一方。有特色才會有固定的歌唱人群,應用面寬,才會有更多的人耳濡目染,互相傳習,歌曲的生命力才會旺盛。

時代音。任何歌曲都與特定的時代有關。時代大潮激起的絢麗浪花,時時讓藝術家的心怦然而動,激發著他們的藝術靈感,化為一幅幅、一篇篇、一首首藝術作品。和文光的《納西樂》與《傈僳兒女》同為表現和平安定、經濟發展、民族和諧的新生活,在陽春三月,“布谷叫” “百花開”的美好環境中,人民心情舒暢,舞步豪爽,幸福吉祥。但兩首樂曲的旋律大不一樣。《傈僳兒女》(又名《傈僳兒女幸福多》),據說作者是根據“幾首比較歡快的傈僳民歌”“改編并填詞而成的,較多地保存了傈僳族民歌的韻味。得到該民族的認可和喜愛。”《納西樂》旋律流暢優美動聽,體現了春暖花開,鳥兒歡歌,人們翩翩起舞,美滿幸福。它的成功之處在于從納西族音樂那低沉、悲切、委婉的旋律中升華、創新發展,但又能保持納西族音樂的風格、特點和韻味。

近數十年來,隨著民族意識的覺醒,民族自信心的提高,民族文化的承傳發展也逐漸變成有識之士的自覺行動。和文光創作的《數數調》《納西娃娃多快樂》既可幫助納西兒童學母語,又可懂得一些地方文化知識,在快樂中成長。他的名作之一《月亮姆》是好些地區都有流傳的兒歌,經他改編創作,由人對月亮依戀,引發對心上人的思念。抒發了少男少女特有的情懷,于天真活潑中帶深情。地方民族音樂的發展,除了在本民族音樂傳統中承傳、升華、提煉之外,還要向外尋覓外來音樂的滋養,研究特定時代的審美時尚,在多民族彼此交互影響中得到豐富和發展。他的《火戀》吸收了多民族的音樂元素,特別是彝族音樂元素,熱情奔放,節奏鮮明,有民族音樂成分,又有時尚特點。其歌詞“篝火燃起來,歡歌升起來;阿哥火一樣的情,阿妹火一樣的愛”,易于引起各民族青年的共鳴。歌詞有圖畫美、意境美,以畫面相配,紅遍網絡,紅了歌廳,響徹山村。

詞曲美。作為原創歌曲,詞曲均有動人之處,才能激起聽眾心頭的波瀾。和文光的有些歌詞,寫得很有獨創性,如《阿妹的情歌》,“只有春風吹來的時候,花兒才會開放;只有幸福吉祥的時候,雄鷹才會翱翔”“只有青稞飄香的時候,小伙才會歡暢;只有遇到知心的情郎,阿妹才會歌唱。”以形象的比喻,將青年男女兩情相悅,心舒意暢,雙眼放光的情態恰切地展現出來,配合“青稞”“雄鷹”等高原特有的事物,以藏族高亢嘹亮而感情深厚的旋律抒發感情,使詞曲得到較為完美的融合。也許那時作者還年輕,灌注于歌中的感情是作者內心深處激情的自然流露,其旋律也是從他家鄉塔城以藏族、納西族等多民族民間音樂素材中孕育出來的,似脫口而歌,妙語天成。他的另一首《納西戀歌》(對唱)歌詞“阿哥喲,夢中相會心里甜。云間白鶴飛,鶴鳴能聽見。白云藏鶴身,鶴身不能見。”“阿妹喲,心心相印才有緣。鶴身被云遮,總會有顯現。風吹云散后,鶴身又能見。”吸取納西族古歌中的比喻,以高潔的白鶴、白云,時隱時現,聞其聲而不見其人,表現青年男女相互眷戀而又耐心等待的感情。樂曲溫柔細膩、委婉曲折,動人心弦,有納西長歌的韻味。

詞曲簡明,富于變化,新穎鮮活,是和文光歌曲美又一特點。詞太長,唱者難以記誦;曲太難,普通音樂愛好者難以歌唱。如果專為某歌手寫歌,盡可以根據其所長,盡量讓其發揮得淋漓盡致,但別人大多無法演唱。和文光的歌,是為大眾而寫,為群眾而歌。他面對大眾,而不俯就庸俗;關注時尚,不忘民族音魂;他注意到受眾的廣泛多樣,各地區各民族音樂的豐富多彩。他的音樂創作逐步從麗江走向全省、全國,歌詞曲調也因時因地因民族因情感而設,求變求新。像《草原愛我》《印象江南》,風格迥異,與當地民族民風、地域特點,絲絲相連。這從一個側面說明,作者是用幾副筆墨,表現變幻多姿的世界,體現多味復雜的人生,其音樂創作逐步走向成熟,創作成果日漸豐厚。和文光的藝術道路,盡管曲折艱辛,但他沿著民族魂、時代音、詞曲美的方向前進,愈走愈寬廣,愈進愈自信。愿他今后在求新、求精、求美上再下工夫,創作出更多的優秀作品來。(作者:余嘉華,云南師范大學)



麗江古城管理有限責任公司  主辦
滇ICP備:17004648號
滇公網安備 53070202001194號
地址:云南麗江古城區大研街道學堂路57號

日本av女优吉泽明步 宁夏11选5 哪有好的日本av下载 南京毅力期货配资 广东11选5 河北20选5 极速十一选五 北京快3 nba比分直播虎扑 银行怎么给私募基金配资 奥迅足球指数 杭州理财平台招商 北京快3 000009股票行情和讯网 私募基金配资是什么 河北20选5 上海天天彩